当前位置-新闻中心- 米体:尤文若想签基耶萨,紫百合只接受对方支付转会费

返回首页

最后更新时间 - 责任编辑 - 唐琦峰

这位神奇的意大利小伙,给自己取了一个很有中国文化底蕴的中文名字:贾客暮。他是暨南大学意大利籍博士生,今年6月刚从文艺学专业毕业。

《大斑石》系列作品之一。一石成山,壁立千仞,纹理清晰可见,从上到下犹如瀑布从石顶轰鸣直下。天空中的云也并不是按照中国画云雾的画法,而是采用西方注重具象的技法。

一次寻常的交换生之旅,改变了他的一生

采访贾客暮是在广州美术学院的一个画室里,那天他身着休闲的T恤运动裤,一头凌乱的黄色卷发,脸上一圈短胡子,看起来有些不太修边幅。来中国求学之前,贾客暮所学的专业与中国文化艺术毫无关联:2009年本科毕业于家乡的佩鲁贾大学,学的是现代文学专业;2013年硕士毕业于帕多瓦大学现代文献学专业,主要研究的是欧洲中世纪的文学。佩鲁贾是意大利中部的城市,很少有机会能接触到中国的文化艺术。贾客暮说,身边的家人、朋友更对中国很陌生。 在硕士快毕业之际,贾客暮偶然参加了广州大学的交换生项目, 我当时没想那么多,就想来中国看看,就报名了 。2011年,贾客暮独自来到了广东,在广州大学开启了一段中国文化的探索之旅。 从此以后,他与中国艺术再也无法分开。

在广州大学期间,一位好友推荐他上书法课,刚一接触,他就被中国书法的独特魅力深深吸引。

这东西非常厉害! 一谈到书法,贾客暮显得有些兴奋,他告诉小新,在西方,油画和文学(书写)是完全分开、没有联系的两个东西,而中国的书法和国画却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。

从此,一个外国人养成了每天练习书法的习惯。同时,学习国画的想法也在他心中慢慢地 发芽 。

从2012年起,贾客暮开始研究岭南画派,他认为岭南画派在中国画的基础上融合了西方的技法和观念,自成一格,这种具备全球化思想的绘画宗旨与他对绘画的理解相吻合。

他还因此改变了硕士毕业论文的主题:从最初写日耳曼的历史,转为研究岭南画派代表人物关山月的书法, 关山月是我第一个喜欢的中国画家。

西方画是用眼睛看,画中国画需要用心一开始,在没有老师的指导下,贾客暮通过临摹《芥子园画谱》自学山水画。  据说,清代画家都是从这个开始学画画。 他向小新展示了画谱里的一部分图文。贾客暮从中挑选了与山水画有关的书谱与山石谱逐一临摹,在随后的2年多时间里,他临摹了上百个石头、树枝等。

2016年,贾客暮拜师画家胡江, 以前没有人告诉我哪里画的不好,现在有胡江老师指导,我又重新把《芥子园画谱》里的石头、树木全都临摹了一遍。 在常人看来很枯燥地临摹训练,贾客暮却乐此不疲,越临摹越有心得。

但另一方面,自己国家的文化以及从小培养的思维模式,使得他在作画时不断与自己内心 抗争 。

贾客暮说,从西方人角度看中国文化,是看不出好坏或者说对于艺术的理解是完全不一样的。如果用西方绘画思维去学习中国画更是难上加难。

西方画是用眼睛看,而中国画需要用心 , 中国的文化完全颠覆了我的思维,这是一个不同文化艺术碰撞的过程。

在所有国画表现形式中,贾客暮 偏爱 水墨画,享受用毛笔蘸墨时那种随心自由的感觉。他说,不喜欢被绘画中各种条条框框所约束,只希望能遵从自己内心的声音去作画。

目前,贾客暮的中国画水平已经超过了临摹的阶段,找到了属于自己的表达方式。他的画作里既有东方的韵味,又时常可以找到西方的特点。

今年2月份,贾客暮用了一星期的时间完成了一幅长达7米多的水墨画作品《万里江山》。

同时,在山峰周围还被12种语言包围着,展示了世界文化的丰富性,多样性。

贾客暮介绍,画里所描绘的山并不特指哪座山,而只是他 心中所想的山 。

I did not think about anyting, jut follow myself. 对于要画的景物,贾客暮大多并没有什么具体的 计划 ,而是受自己内心情感 驱使 笔墨的变化,让所画之景与人沉浸在一起。

除了《万里江山》外,今年贾客暮还创作了12幅以芭蕉叶为主题的水墨画系列,以及3幅大斑石系列,这两个系列是2019年他在广东封开县旅游的所见。

对于中国艺术的学习,贾客暮从未止步。除了令人惊叹的国画技艺,贾客暮还会写篆书书法。还记得吗?贾客暮正是因为书法而爱上了国画。同时,因为喜欢印刷术的原因,他还学会了拓片和木版画。

在暨南大学艺术学院学习书法课和篆刻课期间,篆书中各种生僻、 很难看得懂 的汉字,他边练字边查字典,一年多里他完成了数不清的书法、篆刻作品。

2017年的夏天,贾客暮第一次见到中国木版画就迷上了,于是他又开始学习木版画。期间,他还与教授木版画的老师玩碑拓。

这位对中国文化超级 好奇 的小伙,在2019年初,又跟着广州美术学院的一位老师学习了大概三个月多的拓片,然后拓印出了这些作品:

此外,在《万里江山》这幅作品中,有很多不同的印章,是贾客暮临摹古代不同国家印章,自己刻出来的 对于贾客暮来说,学习中国艺术最困难的是克服语言的障碍,因为 看不懂古文,这个很麻烦。  他喜欢研究中国不同朝代绘画大师的理论, 宋代画家郭熙说过,画山需要绕着它转上几圈,从各个不同角度去观察这座山,然后你回到家再画出来。 为了读懂这些古人的东西(贾客暮只读原版,他认为现代版本或者译本已不是最原本的,或多或少加入个人主观的看法),他平常会找老师或者朋友帮助他一起理解, 我只能不断学习,没有其他办法了。 使命:让大家了解不一样的文化

贾客暮说,世界上有很多很多种文化,但是每个人了解的并不多。而当代是一个交流和融合的时代,文化和艺术的交流也是其中的一种。

我要让大家了解这些方面,因为世界上的文化很丰富,很不一样 。

贾客暮热爱旅游,但不爱去景点,更愿意去农村或者更加原始自然的地方,而每一个地方的文化,又让他不断得到学习。今年6月份,贾客暮从暨南大学博士毕业。在意大利度过一个暑假之后,他又回到了中国,继续马不停蹄地去到杭州的中国美术学院攻读山水画创作和理论(硕士学位)。

谈及未来计划,贾客暮说,将来他要回意大利去传播中国的艺术,尤其是中国画,一方面对于西方艺术的发展有好处;而另一方面,有助于搭建中西文化沟通的桥梁。

 

首页 - https://gkerkn.com